鉴宝天师

第二章 我打眼了

屋内落针可闻。

但不过几秒,众人齐齐大笑!

“哈哈!”

“小兄弟,这儿可是故友居,我们这些人,哪个不比你懂?”

民叔微微一笑:“阮小姐,真看不出,你这位朋友还懂文玩。”

“民叔,您就不要开玩笑了。”

阮思弦愣了愣。

在安市古玩界,民叔是泰山北斗,她实在没有想到,江凌云会横插一脚。

民叔看向江凌云,声音平淡。

“这件金玉满堂,包含的所有材质,不过金银、黄花梨木与秘色瓷。”

“金银造假,最容易辨认,至于秘色瓷…”

“之所以称为‘秘色’,正是因为其烧制工艺秘而不宣,普天之下,无人知晓。”

其他人纷纷点头。

秘色瓷早已绝世,全国上下,仅存14件!

即便想要仿造,也没有人造的出来。

阮思弦绣眉微蹙:“民叔,我朋友只是随便说说…”

然而此刻,江凌云忽然开口。

“越上秘色器,钱氏有国日,供奉之物,不得臣下用,故曰秘色。”

民叔一怔!

此言,出自宋代周辉《清波杂志》,也正是因为这句话,秘色瓷才得名。

他上下打量着江凌云。

想不到这个人年纪轻轻,居然对秘色瓷如此了解。

“秘色指釉色。”

江凌云来到众人跟前:“有淡青、灰青、青黄、湖水绿。”

“釉层之薄,如冰似玉,观瓷底,仿若无中生水。”

不单民叔,在场众人,都是口干舌燥,无言以对。

阮思弦美眸微睁,她完全没有想到,如此神秘的秘色瓷,江凌云竟然知之甚详,却如数家珍。

民叔不假思索,马上打开金玉满堂。

看过之后,松了口气。

“不错,这块秘色瓷,和你方才所言,别无二致。”

阮思弦立刻投去目光。

白炽灯下,金山顶上,秘色瓷翠绿如玉,瓷器底盈盈净净,真像是裹着水渍。

“可笑。”

江凌云语气冰冷:“唐宋古朝,岂有电灯之说?”

“关灯,点火烛!”

民叔眼底厉芒闪没,然而与江凌云四目相对之际,他却呼吸一滞。

这个年轻人身上,竟散发出不容违背的…

可怕气息!

“还不快去?”民叔马上吩咐。

咔。

电灯熄灭,一丝烛火燃起,众人凑到民叔周围,全都瞪大了眼珠子。

阮思弦却暗自奇怪。

江凌云,为什么如此从容不迫,看都不看一眼?

他当然不用再看。

早在见到木盒时,江凌云的一双透视眼,便已将其中败絮,尽收眼底!

“诶,水呢,水怎么没了?”

“奇了怪了,刚才不是还有吗…”

众人注视之下,先前水汪汪的瓷底,而今竟是干干净净。

“开灯!”民叔有些急切。

所有人目不转睛,屏息静气,紧盯木盒。

咔。

电灯再次亮起。

秘色瓷底,果真又出现盈盈水光。

短暂的寂静过后,惊声雷动!

“又,又出来了…”

“绝了!”

民叔汗如雨下,脸色惨白!

阮思弦心跳的厉害,却还是忍不住问:“那,你怎么知道这是俄国人仿造的?”

“据我所知,秘色瓷出自唐中和年间,北宋末便销声匿迹…”

江凌云从民叔手中,取走木盒。

“看吧。”

之后,双手上下用力。

表面看来,木盒上下一体,不留缝隙。

但他早通过透视,知晓了机关所在,所以此时轻而易举,就将木盒拆解为上下两个部分。

咔!

木盒乍一分离,马上露出内部机密。

弹簧、齿轮、轴承…

一应俱全!

甚至木盒底部,还印有俄文字样。

民叔深吸口气。

脸色,比死人还难看。

事到如今,真相大白,他无话可说!

“阮小姐,是民叔看走了眼…”

民叔咬紧牙关,向阮思弦躬身致歉。

“对不住!”

屋内一众富豪、鉴宝行家,无不惊愕莫名。

安市鬼街,在古玩界声名赫赫,故友居民叔,更是无人不晓。

今个居然打眼了!

阮家小姐的这位朋友,当真是了不得。

“小兄弟,能否请教尊姓大名?咱们交个朋友!”

很快,众多富豪,就将江凌云围成一圈。

“大师如果不嫌弃,就由我做东,咱们到安庆楼做做。”

“我手里还有件青瓷,大师有没有兴趣瞧瞧?”

盛情相邀,江凌云却波澜不惊。

前世,他博学强识,天文地理,文哲经世,无一不通,即便各地军阀,也要礼遇。否则,也不会对秘色瓷的方方面面,如此稔熟。

他将木盒重新装好,递给阮思弦。

阮思弦有些木讷:“你这是…”

“此物虽非唐朝重宝,但也属外国奇珍。”

江凌云面不改色,从容解释着。

“出自大师之手,年份则在清末,甚至更早。”

“作为礼物,比其他古玩更合适。”

民叔叹了口气:“阮小姐,这样东西就当是赔罪,请您务必收下。”

“这…”

阮思弦捧着木盒,忽然柔声笑道:“多谢民叔。”

“奶奶收到这份礼物,一定会很喜欢。”

“哟呵,皆大欢喜?”

屋外忽然传来动静。

一位青年领着几个人,推门而入。

“思弦,奶奶七十大寿,你就送这个,太寒酸了吧?”

阮思弦神色微变:“谢龙,你来做什么?”

这几年来,谢家如日中天,父亲为了阮家,早已为两人订下亲事。

只是谢龙心胸狭隘,为人阴险狠毒,为她不齿。

“自然是给咱们奶奶买寿礼。”

谢龙一对小眼,在阮思弦浑身丰腴处,肆无忌惮的游弋。

最后,却是眯成了条缝儿。

停在江凌云身上。

“哪来的野种?”

“我未婚妻买东西,用的着你在这放屁?”

“滚!”

话音刚落,谢龙身后几人,立刻将江凌云团团围住!

阮思弦美眸圆睁,慌忙将江凌云护在身后:“你想干什么?他是我的朋友,不许乱来!”

“怎么,心疼了?”

谢龙桀桀怪笑:“想让我放过他也可以。”

“思弦,我们定亲这么久,你还没叫过我老公呢!”

“不如现在,就让我听听?”

阮思弦脸红似滴血。

她紧咬下唇,目露怒色,本想训斥谢龙,但又怕牵连到江凌云。

“嫂子,得罪了。”

不等她多想,谢龙的人,突然向江凌云出手!

紧接着扑通一声。

那人竟惨叫着倒在地上!

江凌云抽回手,声音冰冷:“三脚猫功夫。”

“一起上吧。”

“你…”

那几人惊疑不定,这个人看起来普普通通,没想到手上功夫这么硬!

谢龙却笑了:“看不出来,你还有两下子。”

“但仗着人多打赢你,只会被大伙看笑话,我谢龙的面子往哪搁?”

江凌云眼中泛着冷意。

“你想怎么样?”

谢龙抬起右手,指向门外。

再度开口,言语中不乏讥诮:“很简单。”

“咱们都是给奶奶买寿礼。”

“整条鬼街,谁能挑出最名贵的文玩…”

“就算谁赢!”


有好东西当然要一起分享啦,我怎么可能会吃独食呢!23书包,本站网址是【m.23shubao.cn】,在此谢谢了